搜索

第五代导演没他不行伍迪艾伦非他不可这个摄影师经历太传奇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5-23 22:26 | 查看: | 回复:

  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中,他对固定镜头的运用和色彩反差的控制,让他接连拿到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摄影奖,美国国际影评协会最佳摄影奖。

  《荆轲刺秦王》中,他用一场拍监狱的戏,让陈凯歌放言“中国摄影师世界领先”。

  他是伍迪·艾伦考察了全世界40多位摄影师后,第一个指定合作的中国摄影师,连续掌镜《甜蜜与卑微》、《业余小偷》、《玉蝎子的魔咒》三部电影。

  近日,鲜少在公众前露面的他,突然官宣担任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评委。Ifeng电影也奔赴前方,与他近距离接触谈了谈担任评委的想法,对青年导演的展望,伍迪·艾伦对他的影响,以及导演新作《影子灰烬》的进展。

  回首做了十几年的摄影工作,令他印象最深的一刻,是初出茅庐在北影厂拍《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》的时候,“我一个小孩在北影厂,肉眼所及之处都是大腕,你把我搁过去,给我配制片、摄影助理还有照明师,岁数都很大,很多人都小有成就了。”

  虽然日后合作的,都以张艺谋、陈凯歌、田壮壮等第五代资深导演为主。但每次开机前,他都很紧张,甚至把这份紧张带到了伍迪·艾伦的面前。《荆轲刺秦王》给他带来了,这个令无数摄影师羡慕的机会。但赵非当时的想法,却是“反正我来了,我不行就回去,无所谓。”

  跟伍迪·艾伦拍了3部电影后,赵非觉得腻了,一直在重复自己。索性回国,与宁浩、苏有朋合作,先后拍了《黄金大劫案》和《左耳》。谈起这两次合作,赵非认为“宁浩能力与第五代导演没什么区别,苏有朋更注重表演。”

  宁浩、苏有朋的出现,让赵非开始关注新导演。在《左耳》上映后的3个月,同样由新导演毕赣拍摄的《路边野餐》开始崭露头角,在国际上拿下重大奖项。

  但赵非认为,毕赣拍的只是影迷电影,内容随处可见阿彼察邦·韦拉斯哈古和埃米尔·库斯图里卡的个人元素。等到他第二部长片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上映,相似的元素再度重复出现,似乎也验证了赵非的说法。

  他拿毕赣为例,劝诫新导演不要急于求成。“如果当初有人告诉他,你拍的这个电影,是把谁谁谁的元素结合了一下,只个影迷电影,他可能会清醒一点。但你把他说成了一个天才,那他自己也会相信。”

  这句话有着赵非自己的反思,并且用到了自己的导演新作《影子灰烬》中。影片来之不易,光签合同就签了三年,在哈尔滨和泉州拍摄,演员基本都是80、90后。杀青后,编剧李樯跟他说,这是他所有作品中,视觉化呈现最满意的一部。

  从1982年去制片厂当摄影师,到2018年做电影导演,赵非有着很多从业者难以企及的光鲜履历。大牌导演的邀约,海内外的电影奖项,对他而言,是过程而不是目的。

  “你看我拍了很多片,跟特别多的导演都合作过。我不是说那种特别一定要干什么,或者一定不干什么,就是说机缘巧合,有导演来找我就拍。拍完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”

  采访中,我问他现在最想干什么。他挠了挠头,指了指FIRST青年电影展的海报。

  赵非:对FIRST有过一些了解,感觉挺有活力的。而且好像很公正,从业务孵化角度讲,还是很有特点的。我知道文牧野就是从这出来的,另外我很多朋友像吕乐、李樯也来过,都来过,所以我都知道。

  赵非:主要看我能理解多少,从个人的审美出发。标准尽量个人一点,即便是朋友,还是要纯粹一些,服从内心感受。

  赵非:我主要是考虑视觉化,从这个角度去选。我去年也做了导演,我发现为什么有的电影特好看,而有的电影,就很像电视剧?其实就是手法语言的问题,表现方式的区别。

  Ifeng电影:FIRST是个评选导演处女作的地方,还记得你拍第一部电影的时候么?

  赵非:记得,很紧张,压力很大。当年在西影的时候, 25岁第一次独立拍摄,在那以前拍《盗马贼》,那个是联合摄影。那个因为有侯勇和田壮壮,我还能好一点。

  赵非:其实我一直压力特别大,一个是我性格的问题,还有一个就是说我确实是遇到了,跟第五代导演合作每一次都是很大的挑战。

  赵非:那时候,黄健中导演请我去到北影拍摄一个叫《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》这个电影。在当年制片厂是体制内的,它的内部安排就是摄影车间指派导演,你把我一个小孩找到北影厂来,肉眼所及之处都是大腕。在我眼中,那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,是最成功的一个电影制片厂。很多我们当时仰慕的摄影师,都在那里。

  你把我搁过去,然后给我配制片、摄影助理还有照明师,岁数都很大,很多人都小有成就了。你说我怎么去展开工作?这其实想起来挺后怕的。之后又拍了很多,当然从那一步一步的过来,我觉得而且好像来找我的导演,都是相对于挺不错的导演,他们很独立又比较受瞩目,这对我而言压力很大。包括像陈凯歌的《荆轲刺秦王》,那个片巨大的规模,然后又是他刚拿完戛纳金棕榈。

  赵非:所以我说《荆轲刺秦王》那个片压力特别大,伍迪·艾伦这边压力也很大,我当时唯一的想法,就是反正我来了,我不行就回去,无所谓。

  赵非:我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来做,就还好,每次遇到的这些人还挺好的,挺帮我的。

  Ifeng电影:伍迪·艾伦的电影风格已经很统一了,你作为中国摄影师怎么跟他做磨合?

  赵非:我跟他一点争执都没有,他是一个特内向又很绅士的导演,性格不急不躁,不是强势的人。我们那时候拍胶片,他在拍摄的时候比如说不满意了,那么第二天就可以看到样片,他觉得哪里不好就重拍。所以从开始,他就已经把负担卸下来,我们就没有任何负担的在工作。

  现在一想,我跟伍迪·艾伦连续拍了三年,后来觉得挺重复的,就不拍了。我就没再接他的电影。然后就是跟田壮壮拍了三个电影,前后是有很长时间。然后其余的,也就是合作了两个电影左右。

  赵非:你看我做了很多事,拍了很多片,跟特别多的导演都合作过。我不是说那种特别一定要干什么,或者一定不干什么,就是说机缘巧合,有导演来找我就拍。拍完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,如果要再找我,我就拍,不找我那就别的人再找我我就又去了。

  Ifeng电影:你之前基本都只跟第五代导演合作,拍新导演的片子能适应么?

  赵非:坦率的说,还是第五代导演的实力更牢固,对镜头运用更熟。宁浩也很熟,宁浩虽然年纪小,但功力很高。对于镜头现场置景的能力很好,跟第五代导演没什么区别。苏有朋,因为他是演员出身。

  赵非:嗯,他对表演扣的非常细,但导演的事情,可能是空白。所以跟他在一块工作,比如从分镜头到演员的调度再到摄影机机位,这其实导演的工作。但要跟苏有朋合作的时候,这就变成摄影师的工作,区别在这。不过,这些在拍《左耳》之前,他和光线就跟我说的很清楚了。

  Ifeng电影:宁浩和苏有朋还是有一定的入行经验,像一些纯新人导演,可能不知道如何平衡审查、院线、资方的要求。

  赵非:像我们当年,要做第一部长片的时候看,压力也很大。但我觉得不要听乱糟糟的杂音,想得越少越好,专注你的工作,不要想我要做多大一件事。对于导演摄影这个功夫,其实就是很多对你来说这个技术,你把这个东西掌握了,然后你多看片,多琢磨,然后把这些东西想成熟了。尽量不要到现场再去琢磨,这样压力也小。

  Ifeng电影:圈里有一种说法,看一个青年导演能不能出来,就是主要看前三部作品,你同意吗?

  赵非:应该是同意,我也看到很多拍半截就搁置的项目,休息一段时间后,这个导演又出来了,有这样的例子。

  Ifeng电影:忻钰坤的《心迷宫》曾在FIRST获奖,之后有很多资方找他拍商业片,他说自己很迷茫,不知该怎么走。沉浸了一段时间后,拍了《暴裂无声》。

  赵非:我觉得不是每个人都能拍商业的东西,商业电影真不是每个人都行,大项目有很多组织,像陈凯歌就可以。但是也有一些,比如王家卫,我非常喜欢他的作品,但是他的作品就不是特商业的创作。

  如果非要让王家卫去拍商业片,我觉得有点浪费。你像我们看很多美国电影,很多商业片,其实动用的资金、人力、物力投入特别大。但是你说那种片究竟是一个工业产品呢?还是一个艺术作品呢?我个人的理解应该分开,像詹姆斯·卡梅隆,他就是商业片导演。你要让他做艺术片,他可能还没兴趣。

  Ifeng电影:近两年还有个新导演叫毕赣,他第一部作品《路边野餐》拿了很多奖。第二部作品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投资很大,也有明星加盟,但反响就没那么好。

  赵非:这个我听说了,其实我一直怀疑那么大投资,对他是好还是不好。他应该一点点积累,纵然你有十八般武艺,也得一项一项来掌握,你不可能一开始就什么都行。你像我拍片,也是一点点积累,现在才能拍大片。一开始你拍不了,因为那个场面一个挨一个,你都不知道它的程序和规律是什么,你必须要掌握它。

  赵非:这个不好说,我看过他的《路边野餐》,可能有人说这片是个了不起的电影,但实际上早就见过了。《路边野餐》其实是一部超级影迷电影,不仅有阿彼察邦·韦拉斯哈古、埃米尔·库斯图里卡的影子,还有其他导演的特色元素。

  赵非:如果当初所有人都告诉他,你拍的这个电影,是把谁谁谁的元素结合了一下,你只是个超级影迷,他可能会清醒一点。但你把他说成了一个天才,那他自己也会相信。不过,他还年轻,不怕从头再来,不要害怕失败。

  Ifeng电影:去年你也做了导演,拍了长片处女作《影子灰烬》。为何要在做摄影那么多年后,尝试做导演?

  赵非:《影子灰烬》不是说我主动要做导演,因为我自己也尝试过,我觉得在剧作阶段,找剧本简直像像大海捞针。有一些导演或编剧擅长找剧本,而我擅长现场拍摄,所以在片场做导演我觉得挺轻松,一点都不累,因为这些东西我都很熟。这个电影是李樯找到我,愿意让我来拍。《影子灰烬》筹备很多年了,光签合同就签了三年,然后才开拍,今年是第四年。所以说这个过程不是说我自己一定要,都是机会。

  赵非:片子有悬疑的成分,是一个很多种风格融合在一起的电影,不单单是一部简单的悬疑片。先卖个关子,其实李樯在写剧本的时候,就觉得跟他以往作品不太一样。直到我们杀青后,他也觉得电影在视觉呈现方面,是最满意的。

  赵非:拍的时候,主要是把文学剧本变成影像,首先要有大致的视觉风格把控,有一些风格和走向。之后按照这个去选场景,我们场景很多,大概一百二十场戏,而且每一场戏通常都要用很多个场景。找完景以后,再陈设,然后就是演员的调度和机位的调度,所有的东西就构成了片子的影像风格。

  赵非:有七个新演员,他们大概提前做了20天的短期培训,请中戏表演老师上课,然后围读剧本。拍摄大约用了两个半月,所有演员集中在剧组里,没有一个演员同时在演着其他的戏。

  赵非:其实也不全是小孩,有一个演员是1985年生人的。最小的是,有1998年出生的。我觉得年龄没有什么,他们没有心理年龄的界限。像李樯写这个剧本的时候,里面有很多初中生高中生,年龄不大,但思想很成熟,已经是大人思维了。好像你看东野圭吾写的小说,人物可能十几岁,但犯罪的心智已经很成熟了。

  Ifeng电影:1998年的演员,是孙伊涵么?她也是FIRST的出来的。

  我觉得我还可以做的更好,虽然是第一次做导演,但很多事情我都知道。做导演有一点跟我们做摄影相似,就是说你不能放手任何东西。我觉得将来我可能要在各个环节各个部门上,有更多的把控,不能放手。

  标签:导演 电影 苏有朋 演员 艾伦 摄影师 李樯 路边野餐 影子灰烬 伍迪艾伦 左耳 荆轲刺秦王 心迷宫 黄金大劫案 甜蜜与卑微 玉蝎子的魔咒 盗马贼 业余小偷 暴裂无声 经历

本文链接:http://scmountainwx.net/diwudaiyuyan/433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